篮子里的李子

本人是一无所处的垃圾
啥都不会
杂食,混的圈儿都冷到爆
磕的cp也都冷
随缘产粮
(d5同胞注意,我杰佣,幸佣幸,黄祭和蝶祭!避雷!)

【双寒冬】没名字,就瞎写

我流暗夜和寒冬
私设兄弟年下
暗夜攻~
温柔谦和与冰雪不符的微活泼?寒冬冬
以及阴沉?极速?骚粉?(我在说些什么)暗夜寒冬
很短很短很短很短!真的很短!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!!!
小学生文笔,请注意避雷噢……丑新瑟瑟发抖

或许在这个世界上,暗夜寒冬与哥哥见面的时间只有那么短短一瞬吧。
当冬日的暖阳渐渐隐入地平线,属于寒冬的柔和洁白雪地便成了暗夜寒冬深蓝的冰川。寒冬会在这时候走上前,嘴角带着柔和的微笑,莹蓝色的眼眸中,只会有暗夜寒冬的模样。
这时,暗夜寒冬心中总有那么些微的雀跃。
他期待着,他期待着每天与他哥哥的见面。
他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时,斜阳的橙红光芒洒落在雪堆上,那个穿着白袍,披散着与自己深蓝长发不同的雪白长发的男人。
那一刻,他的呼吸微微一滞,随着那人的靠近,面上不露声色,本该如寒冰的心却火热地跳动了起来。
后来,他从中华园林那个小丫头口中知道了一个词:
惊鸿一瞥。
他又忘了从哪儿听过一个词:
百世沦陷。
惊鸿一瞥,百世沦陷
没能识你百世,却也于初见你后时时刻刻沦陷于你的温柔,快要溺毙其中。
他期待着每一天的日落,他也希望每天的太阳落下时能够更慢点。
可他从来不说,他与寒冬见面时也不怎么说话,却在寒冬不知道的情况下细细描摹着寒冬的面容。
想把这个人的每一寸都记下来,想要占有这个人的全部。
他陷入沉睡的时候,脑子里都是寒冬。
他独自一人坐在深夜的雪山上时,脑子里也都是寒冬。
他想与哥哥独处更长的一段时间。
可是……不行。
只因为他是严冬夜晚的清冷弯月。
而他的哥哥,是严冬白日的和熙阳光。

【双寒冬多么好磕!可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1551】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