篮子里的李子

本人是一无所处的垃圾
啥都不会
杂食,混的圈儿都冷到爆
磕的cp也都冷
随缘产粮
(d5同胞注意,我杰佣,幸佣幸,黄祭和蝶祭!避雷!)

【祭蝶祭】请不要再离开我

奇怪的拉娘
可是这对好带感啊~~
随手瞎写小短篇
飓风旋转爆炸ooc
黑化病娇蝶注意?
结尾仓促对不起!

“没想到今天是您呢,红蝶小姐。”菲欧娜站在木板背后,朗声对不远处的美智子说道。
“啊,您知道的,祭司大人。”美智子嘴角噙着惑人的微笑。“只要是您在,我是不会不出现的。”
“真是感人。”菲欧娜说。“我为我们的恩怨感到抱歉,您希望我如何向您表示我的歉意?”
美智子神色一暗。
怎么做呢?杀了这个人吗?可是,杀了她的话……
美智子抬头,看向那个美丽的背影。
自己会心疼。
不杀的话,自己也会过意不去呢。
想让你也体会一下我的痛苦啊。
美智子扣上了那个狰狞的般若面,冲了上去。
脑后一痛,美智子忍不住“嘶——”了一声。
“红蝶小姐,我更喜欢您的美人面。”那人的声音已经很轻,快被风吹散。“如果您真的想要杀了我报仇的话,请来吧,请再一次抓住我吧。”
美智子理了理有些乱了的发髻,自嘲地笑了。
果然……自己连她也抓不住么……
连杀了自己的仇人也抓不住,又谈何去追寻爱的人。
当几天过后,菲欧娜再一次遇到那个东方美人朝自己扑来的时候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。
她果断地念了串咒语,毅然踏入门之钥开启的门。
*******************
被挤出门的菲欧娜只觉得大脑一阵晕眩,如同针扎,她愤愤地低吼:“红蝶!”
下一秒,冰冷的手已经覆上菲欧娜白皙的脖子。
鲜活的生命,还在跳动。
美智子想。
只要稍稍用力,她就不会再离开我了。
菲欧娜在美智子手中挣扎。
可是,能让这个人在自己手下生不如死,也是个快乐的选择。
美智子幽深的眼眸中划过一丝阴翳。
“玛尔塔!!”菲欧娜大喊道,接着,红色的烟雾和眩晕感袭来,美智子松开了手。
*******************
湖景村的天气开始变得不好,几日阴绵的小雨下下来,求生者们渐渐变得烦躁。
“若是这样我倒想呆在庄园,起码不用淋雨。”克利切把玩着手中的手电筒,说道。
“这个破村子。”弗雷迪翻动着地图,扶了扶眼镜,厌恶地道:“这种地方怎么可能适合我这种上等人?”
当雨停下时,求生者们都计划散开去寻找密码机。
“要和我一起吗?”玛尔塔询问一直在角落里的菲欧娜,她对那天那个戴着恶鬼面具的女人有些后怕,怕她再来找菲欧娜的麻烦。
菲欧娜站起身,勾了勾嘴角,道:“不必了,玛尔塔。”
说着,她快速的消失在了屋前的巨石树林间。
她轻车熟路地来到海边,看着黑夜里汹涌的波涛,和那个孤单的人影。
“半夜三更来海边,红蝶小姐可真是有情趣。”菲欧娜似笑非笑地对美智子说道。
美智子叹了一口气,用相比平时还要温柔得能溺死人的声线说道:“您还记得这里吗?吉尔曼大人。”
菲欧娜听到她这么一喊,微怔。下一瞬,美智子已经到了眼前,漆黑的眼眸中怨恨和其他什么别样的情愫凝在一起。
*******************
“吉尔曼大人。”
美丽的舞女身上的红衣已被淤泥玷污,她睁大了泪眼婆娑的眼瞳,眼里带着希冀,看着不远处红发的祭司。
“可不可以……救救我……”女人动听的嗓音染上了哭腔,她哀求着那个美艳的祭司。
祭司咬了咬牙,皱着眉看着那个少女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祭司颤声道,“希望神明能宽恕你,来自东方的美丽小姐。”
最后留在祭台上的,是少女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*******************
“您那次可是抛弃了我呢。”美智子哀怨道。
“抱歉……”菲欧娜皱眉,想起了那天……
少女痛苦的嘶喊。
“可那是我的职责。”菲欧娜垂下眼道。
美智子愣了愣,一瞬间变得凶狠起来,她又一次掐住了菲欧娜的喉咙,大喊道:“你就这样!!!一次一次地抛弃我!离开我!!!你有没有,想过一次!想过一次!试着拯救我!!!”
菲欧娜没有说话,只是在她的手里,艰难地试图呼吸。
就在美智子快要失去理智时,她突然松了手,毫无预兆的流下了眼泪。
“?”菲欧娜大口喘着气,眯着眼看着她。
“为什么……我会舍不得杀你……”美智子喃喃着,突然,她双眼血红,抱起瘫在地上的菲欧娜,狠狠地砸在了一旁的狂欢之椅上。
“既然这样……既然这样!那么,你就永远的留在庄园好了!!永远!!!永远陪着我!!!!!”
她看着菲欧娜的脸,轻抚着那细腻的脸蛋,放柔了声音,道:“留下来吧,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。”
“美智子!!”菲欧娜开始挣扎,但是先前短暂的缺氧让她有些乏力。
“啊……终于又听见您这样叫我了,吉尔曼大人。”美智子嘴角咧开一个略微诡异的弧度。
忽然,菲欧娜感到额头上多了一阵羽毛般的触感,一触即逝。
“请不要再离开我。”美智子轻声道。

————因为我已经一无所有。

评论(6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