篮子里的李子

本人是一无所处的垃圾
啥都不会
杂食,混的圈儿都冷到爆
磕的cp也都冷
随缘产粮
(d5同胞注意,我杰佣,幸佣幸,黄祭和蝶祭!避雷!)

【祭蝶祭】浮生尽歇

奇怪的拉娘
可是这对好带感啊~~
丑新随手瞎写
私设超多
飓风旋转爆炸ooc
[后面一些可能因为马上要被收手机了写得有些急,就随便看看吧orz……]

『壹』
年轻的菲欧娜·吉尔曼小姐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被族人们抓来的美丽异国女子。
“你好。”菲欧娜不带感情的打了个招呼。
“……你好。”美智子蜷缩在帐篷的角落,将美艳的脸庞藏在阴暗中。
“祭司大人让我过来考验考验你。”菲欧娜说,“我们想知道,你为什么要闯进我们的部落?”
美智子忿忿道:“抱歉,我并不知道这里是你们的部落。”
菲欧娜叹了口气。
“那么非常抱歉,这位……”
“美智子。”
“好的,美智子小姐,非常抱歉,您只能永远留下了。”

『贰』
“美智子小姐,您要不要出帐篷看看?”菲欧娜掀开美智子帐篷的帘子,轻声问。
“不了,谢谢您。”美智子十分憔悴。
从她来到这里,她就没再出过菲欧娜部落的帐篷,平日吃食穿着也都是菲欧娜秉承大祭司的旨意送来。
“美智子小姐。”菲欧娜走进来,“祭司大人希望您不要如此憔悴,即使需要永远呆在这里,也能从中发现快乐。”
“抱歉,菲欧娜小姐,我思念我的家人和友人。”美智子冷淡的说。
菲欧娜不知道该说什么,退出了帐篷。

『叁』
“嘿!美智子小姐!”菲欧娜跑进美智子的帐篷。
“祭司大人说,或许新的友情能够缓解您的思念之情。”
“或许……我能够做您……你的朋友。”
美智子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青涩的姑娘。
其实几十日的送饭送衣已经让两人熟识,有时也会讨论一些事,美智子对菲欧娜的印象还是不错的。
“不知美智子可不可以赏我个脸呢?”

『肆』
“菲欧娜大人,祭司大人在找您呢!”一个族人在呼唤菲欧娜。
“不去吗?”美智子问问正在努力学女红的菲欧娜。
“噢!神明在上!保佑我绣完这只鸟吧!”菲欧娜似乎并未听到。
“祭司大人会着急的。”美智子好言相劝。
“噢,美智子,你不用管他。”菲欧娜艰难地同针线作斗争。
随着帐篷帘子被扯开,祭司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来。
“菲欧娜·吉尔曼。”
“倒霉!”菲欧娜小声咒骂了一句,抬起头放下针线。
“好吧,看来我还是更适合当下一任祭司。”说着,便在美智子动人的笑颜下举步随祭司离开了。

『伍』
“菲欧娜?”美智子已准备休息,却看见菲欧娜进了帐篷。
“我同祭司大人起了争执,想过来散散心。”菲欧娜垂头说。
“噢,好吧,亲爱的,或许我能开解开解你。”美智子站起身,轻轻抱住菲欧娜。
菲欧娜感受着美智子怀里的温暖,沉默了。
“美智子,部落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?”良久,菲欧娜开口道。
美智子松开菲欧娜,一脸惊奇地看着她。“你想要离开?”
“不,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的世界。”菲欧娜说。
美智子心中已差不多明白了,开口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,菲欧娜。但是根据我待在你们部落的这一年里,我发现你对你们部落非常重要,他们需要一个像你一样强大的下一任祭司。”美智子凝视菲欧娜的眼睛:“我希望,你不要抱有其他的想法。况且,我还要一辈子呆在这里受罚呢。”美智子苦笑。
“你可以跟我一起离开!你可以带我去见你的家人和其它友人!”菲欧娜道。
“菲欧娜,亲爱的。你要想想你的亲人,你的族人们啊!”美智子劝道。
菲欧娜沉默了。
“或许,你也可以想作,为了我。”美智子说道。

『陆』
“美智子!我真的受不了了!我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!”再一次跟祭司起了争执的菲欧娜冲进美智子的帐篷。
“祭司大人,还是要求你嫁给那个小伙子吗?”美智子问。
“是的!遇到这种事你能忍受吗?!”菲欧娜生气极了。
美智子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姑娘,心中似被什么撩拨了,嘴角噙起一抹微笑。
“当然不能。”
“我们一起离开吧!”菲欧娜向美智子伸出手。
“三天后就是亡灵节,大家都会忙于节日准备,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的。”
美智子怔了怔。
“亡灵节对你们部落来讲不是很重要吗?”
“可这关乎我的幸福!”菲欧娜争辩,“我想……亡灵之神会原谅我的。”
“好吧。”美智子说,“我们一起走。”
菲欧娜高兴极了,临走前,递给美智子一包东西。
“我的族人们在一些遗落的物品中找到一些图纸,他们做出来了。”
美智子拆开包裹着东西的牛皮纸。
那是一件精美得令人移不开眼光的和风舞裙。
看着这件熟悉的服饰,美智子潸然泪下。
“我希望……亡灵节上,你能为我,为我的族人和那些亡灵,跳一支舞。”菲欧娜说。
“一支……你跟我说过的那种舞。”

『柒』
亡灵节的那一天,部落里的所有人都穿戴得十分正式,他们准备好祭品,从白天开始就热闹非凡。
夜幕降临。
“熟悉计划了吧?”菲欧娜帮美智子整理好领口,小声问。
“嗯,没问题。”美智子也有些激动,对于回家,她已经想了太久,就在她即将熄灭一样的时候——
菲欧娜,下一任祭司,一个年轻的女孩出现了。
美智子欣赏着菲欧娜为她整理袖口的模样,心中为之一动。
她要带菲欧娜去游览外面的世界。
带她去认识自己的家人。
带她……
当美智子正幻想着未来时,菲欧娜推了推她。
“该上场了亲爱的。”
明明叫过千万遍的“亲爱的”,这时,却让美智子心潮澎湃。
美智子站上了台,乐团按照她给的谱子奏起来,异域的乐器,又有了一丝不同的异域风情。
当美智子开始舞蹈时,菲欧娜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只翩飞的红蝶。
鲜红的衣裳随着美智子的舞步摇曳,翩翩飞舞,美智子化了特殊的妆,衬得皮肤格外白皙,樱唇更是红得似乎在滴血。
菲欧娜的心脏,在剧烈的跳动。
佳人又几何?眼前红蝶飞。

『捌』
放着祭品的桌子被打乱,灯笼篝火也一齐熄灭,漆黑的夜幕上没有一丝星光,就连月亮似乎也在畏惧亡灵之神的惩戒,躲进了乌云。
趁四周一片混乱,菲欧娜牵起美智子的手,用门之钥开了一扇门。
正当两人欲一同踏进时,菲欧娜毫无预兆的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“菲欧娜!?”美智子骇然,立刻对下身拍着菲欧娜的背。
菲欧娜看上去痛苦极了,似乎有人正掐着她的喉咙,用匕首捅了她。
“神……罚。”菲欧娜支支吾吾地吐出两个字。
转过身,是一片火海。
不知从什么地方燃起的火,正在部落营地里肆虐。
“菲欧娜·吉尔曼!!”祭司正念着法术灭火。“你还嫌不够乱吗?!亡灵之神愤怒了!!你搞砸了它的庆典!!!”
神……怒了……
菲欧娜隐约记得,谁和她说过,神怒了,是会遭受灭顶之灾的。
可她都走到这步了!!
“……美……智子……”菲欧娜转过头,看见正哭着的美智子。
美智子抬头,却是一张放大的脸庞。
唇上如羽毛般轻柔的触感,还带着血腥味。
接着,唇分,那触感便若过眼云烟一般消失了,而一双手把她推进了门之钥开启的大门。
门的这一头,是红发的少女。
门的那一头,是黑发的少女。
“再见了,亲爱的美智子。”
我自己犯下的错误,我会一个人承担。

『玖』
“听说有一位新的客人来到庄园了呢。”
“是位可爱的姑娘哦。”
“她好像会魔法吧?”
“真想遇见她~真令人期待~”
“希望她会喜欢我的玫瑰手杖。”
红蝶一声不吭的听着其他监管者的交流。
“说起来,今天似乎轮到红蝶了呢。”鹿头擦擦自己的钩子,对面无表情的女人说道。
“是么?那么我先走了。”红蝶扬起迷人的微笑。
只是,她的眼神是如此的空洞。
因为她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。

『拾』
祭司追寻着神明的指引,来到这个庄园赎罪。
她要给她族人的亡灵一个交代,而神明指引她来到这个有着残酷游戏的庄园。
她顺应着神明的旨意,与各色的人物游于庄园里,她跟着他们一起,解着对自己来说无比陌生的密码机,试图逃离这个庄园。
那天,她遇见了监管者。
那个监管者是位难得女性,被求生者们叫做“红蝶”。她身着暗红的衣裙,与记忆里的那个人款式有些相像。
女人的乌黑长发盘了一个髻子,留了几束披在背后,而脸上,带了一个凶狠的般若面具。
她的指甲很长,沾染了鲜血。
她就仿佛一个罗刹斯。【女性罗刹】
祭司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,让她有些熟悉,却忽略掉了。她以为自己就要将命就在这里了可是,那位监管者并没有动。
祭司尝试逃跑,发现她的确没有追上来。
她跑向了最后一台密码机。
只要解开了这个,这场游戏,她就胜利了。
她的最后一个伙伴——奈布·萨贝达也在昨天被一个左手钢爪的假面男人带回了庄园。
“一定要逃出去。”萨贝达先生这么告诉她。
努力回忆着那位机械师教她的步骤,祭司缓慢地解着密码。
她一回头,就看见那位监管者站在远处看着她。
或许,她心软了吧。
祭司想着。
忽然,有一个念头冲上了脑海。
祭司不禁露出一丝苦笑。

『拾壹』
红蝶在看到祭司的那一瞬间,冷了许久的血液,也流淌起来了。
是她!!!
她……没有被火海吞噬!
她所信奉的神明,放过了她!
红蝶想起那夜的火光冲天,心间对那亡灵之神也有了些感激。
感激他没有烧死自己的心上人。
她多么想冲上去拥抱她,可自己如今的这幅模样……她看了,怕只是会失望吧……而失去她的日子,又何尝不让自己痛苦!她推开自己过后,对红蝶来说,人生都暂停了时间,没有了意义。
可谓浮生尽歇。

『拾贰』
祭司站在通电的大门后,静静看着门前那位监管者。
红蝶也静静地看着她。
她不愿意让她受伤。
可她想让她永远陪在自己身边。
“请问,您可以摘下面具吗?”祭司轻轻说道。
红蝶有些不知所措。
祭司直视着那面具的眼睛,又重复了一遍。
“请问,你可以摘下面具吗,红蝶小姐……哦不。”祭司顿了顿。
“亲爱的,美智子。”
祭司说完,眼前那人迅速摘了面具,昳丽的容貌放大,嘴唇便被另外两瓣冰冷的红唇覆上。
“你好,美智子。”
“你好,菲欧娜。”
电门前后,站着两个美艳的女人。
门的这一头,是黑发的红蝶。
门的那一头,是红发的祭司。
失去你的那一刻,我的世界停止了转动。
遇见你的那一刻,才发现时间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浮生原尽歇,尔后恍然,浮生竟未歇。

评论(13)

热度(1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