篮子里的李子

本人是一无所处的垃圾
啥都不会
杂食,混的圈儿都冷到爆
磕的cp也都冷
随缘产粮
(d5同胞注意,我杰佣,幸佣幸,黄祭和蝶祭!避雷!)

手残的草稿一时爽,上色火葬场系列
水彩新手!!水彩新手!!水彩新手!!
我是手残!!我是手残!!我是手残!!
【文州被我吞掉了耳朵。】
感觉……这次……画的……文州攻一些。嗯。

(游戏截图)七夕朝俞礼尚往来
刚刚又有个西楼谢俞来加我(怂)

手残咸鱼试图在全是太太的圈里找到一个角落自卑
咳咳全都是我流拟人(滤镜狂魔注意)
p1,2,3是自己想的三恶霸,暗夜寒冬,馄饨和大教堂
p4,5,6是恶霸们的激情互动
p7,8是cp!分别是双寒冬和混教!
p9是自家大教堂,是没有素描底子的咸鱼的瞎摸
1551我求你们吃一吃混教,吃一吃双寒冬吧,超好吃的1551

【双寒冬】没名字,就瞎写

我流暗夜和寒冬
私设兄弟年下
暗夜攻~
温柔谦和与冰雪不符的微活泼?寒冬冬
以及阴沉?极速?骚粉?(我在说些什么)暗夜寒冬
很短很短很短很短!真的很短!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!!!
小学生文笔,请注意避雷噢……丑新瑟瑟发抖

或许在这个世界上,暗夜寒冬与哥哥见面的时间只有那么短短一瞬吧。
当冬日的暖阳渐渐隐入地平线,属于寒冬的柔和洁白雪地便成了暗夜寒冬深蓝的冰川。寒冬会在这时候走上前,嘴角带着柔和的微笑,莹蓝色的眼眸中,只会有暗夜寒冬的模样。
这时,暗夜寒冬心中总有那么些微的雀跃。
他期待着,他期待着每天与他哥哥的见面。
他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时,斜阳的橙红光芒洒落在雪堆上,那个穿着白袍,披散着与自己深蓝长发不同的雪白长发的男人。
那一刻,他的呼吸微微一滞,随着那人的靠近,面上不露声色,本该如寒冰的心却火热地跳动了起来。
后来,他从中华园林那个小丫头口中知道了一个词:
惊鸿一瞥。
他又忘了从哪儿听过一个词:
百世沦陷。
惊鸿一瞥,百世沦陷
没能识你百世,却也于初见你后时时刻刻沦陷于你的温柔,快要溺毙其中。
他期待着每一天的日落,他也希望每天的太阳落下时能够更慢点。
可他从来不说,他与寒冬见面时也不怎么说话,却在寒冬不知道的情况下细细描摹着寒冬的面容。
想把这个人的每一寸都记下来,想要占有这个人的全部。
他陷入沉睡的时候,脑子里都是寒冬。
他独自一人坐在深夜的雪山上时,脑子里也都是寒冬。
他想与哥哥独处更长的一段时间。
可是……不行。
只因为他是严冬夜晚的清冷弯月。
而他的哥哥,是严冬白日的和熙阳光。

【双寒冬多么好磕!可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1551】

那个……丑新就想问一句,为什么没有太太吃双寒冬的啊!!!!!!暗夜寒冬x寒冬!暗夜年下攻不是很带感么1551
丑新跪求太太们入股啊!

昨天:养成必须年下,养成年上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我老篮子!就是文荒!什么都没有!就在这儿无聊死!也绝对不会看一眼养成年上!
今天:光切真🐤儿好吃。

【祭蝶祭】请不要再离开我

奇怪的拉娘
可是这对好带感啊~~
随手瞎写小短篇
飓风旋转爆炸ooc
黑化病娇蝶注意?
结尾仓促对不起!

“没想到今天是您呢,红蝶小姐。”菲欧娜站在木板背后,朗声对不远处的美智子说道。
“啊,您知道的,祭司大人。”美智子嘴角噙着惑人的微笑。“只要是您在,我是不会不出现的。”
“真是感人。”菲欧娜说。“我为我们的恩怨感到抱歉,您希望我如何向您表示我的歉意?”
美智子神色一暗。
怎么做呢?杀了这个人吗?可是,杀了她的话……
美智子抬头,看向那个美丽的背影。
自己会心疼。
不杀的话,自己也会过意不去呢。
想让你也体会一下我的痛苦啊。
美智子扣上了那个狰狞的般若面,冲了上去。
脑后一痛,美智子忍不住“嘶——”了一声。
“红蝶小姐,我更喜欢您的美人面。”那人的声音已经很轻,快被风吹散。“如果您真的想要杀了我报仇的话,请来吧,请再一次抓住我吧。”
美智子理了理有些乱了的发髻,自嘲地笑了。
果然……自己连她也抓不住么……
连杀了自己的仇人也抓不住,又谈何去追寻爱的人。
当几天过后,菲欧娜再一次遇到那个东方美人朝自己扑来的时候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。
她果断地念了串咒语,毅然踏入门之钥开启的门。
*******************
被挤出门的菲欧娜只觉得大脑一阵晕眩,如同针扎,她愤愤地低吼:“红蝶!”
下一秒,冰冷的手已经覆上菲欧娜白皙的脖子。
鲜活的生命,还在跳动。
美智子想。
只要稍稍用力,她就不会再离开我了。
菲欧娜在美智子手中挣扎。
可是,能让这个人在自己手下生不如死,也是个快乐的选择。
美智子幽深的眼眸中划过一丝阴翳。
“玛尔塔!!”菲欧娜大喊道,接着,红色的烟雾和眩晕感袭来,美智子松开了手。
*******************
湖景村的天气开始变得不好,几日阴绵的小雨下下来,求生者们渐渐变得烦躁。
“若是这样我倒想呆在庄园,起码不用淋雨。”克利切把玩着手中的手电筒,说道。
“这个破村子。”弗雷迪翻动着地图,扶了扶眼镜,厌恶地道:“这种地方怎么可能适合我这种上等人?”
当雨停下时,求生者们都计划散开去寻找密码机。
“要和我一起吗?”玛尔塔询问一直在角落里的菲欧娜,她对那天那个戴着恶鬼面具的女人有些后怕,怕她再来找菲欧娜的麻烦。
菲欧娜站起身,勾了勾嘴角,道:“不必了,玛尔塔。”
说着,她快速的消失在了屋前的巨石树林间。
她轻车熟路地来到海边,看着黑夜里汹涌的波涛,和那个孤单的人影。
“半夜三更来海边,红蝶小姐可真是有情趣。”菲欧娜似笑非笑地对美智子说道。
美智子叹了一口气,用相比平时还要温柔得能溺死人的声线说道:“您还记得这里吗?吉尔曼大人。”
菲欧娜听到她这么一喊,微怔。下一瞬,美智子已经到了眼前,漆黑的眼眸中怨恨和其他什么别样的情愫凝在一起。
*******************
“吉尔曼大人。”
美丽的舞女身上的红衣已被淤泥玷污,她睁大了泪眼婆娑的眼瞳,眼里带着希冀,看着不远处红发的祭司。
“可不可以……救救我……”女人动听的嗓音染上了哭腔,她哀求着那个美艳的祭司。
祭司咬了咬牙,皱着眉看着那个少女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祭司颤声道,“希望神明能宽恕你,来自东方的美丽小姐。”
最后留在祭台上的,是少女撕心裂肺的哭喊。
*******************
“您那次可是抛弃了我呢。”美智子哀怨道。
“抱歉……”菲欧娜皱眉,想起了那天……
少女痛苦的嘶喊。
“可那是我的职责。”菲欧娜垂下眼道。
美智子愣了愣,一瞬间变得凶狠起来,她又一次掐住了菲欧娜的喉咙,大喊道:“你就这样!!!一次一次地抛弃我!离开我!!!你有没有,想过一次!想过一次!试着拯救我!!!”
菲欧娜没有说话,只是在她的手里,艰难地试图呼吸。
就在美智子快要失去理智时,她突然松了手,毫无预兆的流下了眼泪。
“?”菲欧娜大口喘着气,眯着眼看着她。
“为什么……我会舍不得杀你……”美智子喃喃着,突然,她双眼血红,抱起瘫在地上的菲欧娜,狠狠地砸在了一旁的狂欢之椅上。
“既然这样……既然这样!那么,你就永远的留在庄园好了!!永远!!!永远陪着我!!!!!”
她看着菲欧娜的脸,轻抚着那细腻的脸蛋,放柔了声音,道:“留下来吧,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。”
“美智子!!”菲欧娜开始挣扎,但是先前短暂的缺氧让她有些乏力。
“啊……终于又听见您这样叫我了,吉尔曼大人。”美智子嘴角咧开一个略微诡异的弧度。
忽然,菲欧娜感到额头上多了一阵羽毛般的触感,一触即逝。
“请不要再离开我。”美智子轻声道。

————因为我已经一无所有。

滤镜狂魔已上线
记不清设定了随手摸摸鱼!
人体很垃圾我知道,对不起
亚唐亚大法好!


我这个垃圾(滤镜狂魔)又双叒叕来啦!
依旧是无质量的摸鱼,私心黄祭,杰佣,占tag致歉
草稿风性转注意
p1——2可爱的黄衣性转(黄衣仙子XD)
p3——4可爱的jio克性转XD
p5祭司p6奈布性转p7是这个脑洞的万恶之源
我不打tag,不说出来,是不是一个人都不认识呀:D
对不起,是我太垃圾了

大家救救喻队吧!求你们了!快啊快啊!